首页 > 正文
刘元:轮椅上的闪亮人生
  syss.zt.hnedu.cn 发表时间:2015-07-01 06:52:25

轮椅上的闪亮人生 ――记中南林业科技大学党委委员、副校长刘元

来源:湖南日报

  三严三实专题教育正在全面开展。三严三实,是做一名好党员、好干部的准则和境界。从今天开始,本报特开辟践行三严三实的好干部专栏,从全省选取9名自觉践行三严三实的好干部典型,展现他们的心路历程和感人故事,感受他们的严实风范和精神内涵。敬请关注。

  湖南日报记者 刘文韬

  6月下旬的一天早上,中南林业科技大学办公楼前。

  晨曦中,一辆小车从远处稳稳驶来。打盘、倒车、回正、倒车……随着一连串娴熟的动作,车辆准确停在了停车坪的车位线内。

  如果不是一名护工从车辆后备箱中取出一把轮椅,然后将驾驶员背扶到轮椅上,简直不敢相信,刚才开车的,居然是位下身瘫痪的残疾人!

  大家放心,我已考到了残疾人专用驾照,小车也是残疾人专用的。驾驶员爽朗地笑着向记者释疑,无论上班还是市内开会,我都是自己开车。对于我来说,这是种休闲,还能锻炼身手协调性。

话语中,蕴含着对生活的热爱,和对伤病的不屈和抗争。

  刘元,中南林业科技大学党委委员、副校长,博士生导师。此时,距他高位截瘫、失去行走能力,已有11个年头。

  坐在轮椅上也能书写人生,实现理想!”11年来,他用惊人的毅力和高尚人格,在我国的教育科研事业上挥洒光和热,奏响了一名共产党员的时代强音。

  面对逆境:只有自己把自己当正常人看待,别人才会把我当正常人

  对于刘元来说,2004年是他人生的重要分水岭

  那一年,他才44岁,刚从中南林科大调到湖南工程学院担任副院长,并已经拥有教授、国家公派留学博士后、博士生导师、学科带头人、副厅级干部等诸多头衔,事业可谓如日中天。

  然而,就在那一年的811日,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将正踌躇满志、雄心勃勃的他,瞬间拉入了人生的绝境:高位截瘫,肚脐以下知觉、功能完全丧失,吃喝拉撒,全需人帮助。

  一个原本健壮敏捷的汉子,从此只能依靠轮椅生活。伤病的巨大摧残,对他精神的打击之重可想而知。

那段时间,他几乎万念俱灰。白天强装笑脸面对前来探望的人,晚上却彻夜难眠,感到非常迷茫。最偏激的时候,甚至想到了自杀!

  但在那段最艰难的岁月里,组织上无微不至的关怀,亲朋好友和领导同事无时不刻的鼓励,妻儿老小无怨无悔的呵护,给了他直面人生、坚强活下去的勇气和信心!

  只有自己把自己当正常人看待,别人才会把我当正常人。虽然我的下半身瘫痪了,但上半身是健全的,大脑是正常的,完全可以再做些事情,继续实现自己的人生理想!他主动请缨,要求重新工作,国家和学校为培养我倾注了很多,我自己也付出了大量的辛勤努力。学到的知识如果不用来回报社会,那就太浪费了。

  对他而言,继续工作不是为了生存,而是为了心中的那份理想和信念、那份对事业锲而不舍的追求。

  20063月,刘元回到了日思夜想的学校,继续从事他心爱的教育和科研事业。

  当时单位在湘潭,与家人两地分居,他只能一人呆在学校。尽管学校愿为他的生活提供便利,但他婉言谢绝,坚持自己出钱请护工照顾。因行动不便,他还从受伤前所住的大套间搬出,改到一楼一间由办公室改建的单身宿舍居住,面积不到15平方米。

  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他默默忍受着常人体会不到的病痛,独自生活、工作了5年多,直到调回长沙。

一位与他同批留学日本的朋友回国看望他时,曾心酸地说;如果你当初选择留在日本工作,也就没有这次事故了,完全可能是另外一种人生。

  是的!1999年在日本完成博士后研究后,刘元被当地一所大学聘为农学部文部教官,年收入高达50万元人民币,科研条件和生活保障,国内都无法比拟。但一年后,当母校中南林科大召唤他回去领衔申报博士点时,他二话没说,毅然回国效力。

  尽管如此,可他依然无悔当初的选择:人要知道感恩。我是国家公派出国留学的,当然应该回来!

  面对工作:如果不把时间掰开用,我怕许多事情做不完

  走进刘元现居于中南林科大校内的家中,他的卧室兼书房,是一间10多平方米的小房间。床头摆满了书籍和药品,床上还摆放着一张折叠式电脑搁板,那是他的办公桌

  在妻子的感觉中,刘元现在做事比以前要急

  每天下班一回家,刘元就一头进自己的房间,坐到床上继续工作。除了吃饭和看新闻联播,他的时间都花在研究论文、查阅资料上,一直工作到晚上12点多。第二天7点钟,他又早早起床上班。

  今年5月,他身体感觉有点不适,但仍不顾家人劝阻,坚持去参加一个会议。会议结束,同事们发现他全身发抖,额头滚烫。紧急送到医院后,检查发现是原来的伤病引发并发症,如再稍迟一点救治,极有可能危及生命。

  事后,面对家人和同事的埋怨,他诚恳地说:我这半条命是回来的,现在本就做事不方便,影响效率。如果不把时间掰开用,我怕许多事情做不完。

  与伤残抗争,与时间赛跑。在小小的轮椅上,刘元坚守着自己的理想信念,奋力书写着新的人生。

  在工程学院工作时,他受命组织申报硕士学位授予权单位的工作。当时正值隆冬季节,时间紧,任务重。他连续几个通宵加班加点,召集有关人员开会商讨,汇总情况,审核材料,周末也不休息。

  这种连续作战的工作方式,连正常人都感觉疲惫,可刘元却始终精神抖擞,大难之后还能为学校的发展作点贡献,我只觉得很欣慰。

  身体瘫痪了,信念不能缺失;生活遭遇了重创,理想必须更加丰满!

  在工程学院工作的短短5年间,他所分管的工作不断有新的突破:学校纵向课题经费,2009年比上年增长2.4倍,2010年增长了40%2011年国家级项目立项数和经费又比上年增加了一倍以上;科研项目和经费总数,在湖南同类本科院校中名列前茅;在学科建设方面,学院3门省重点建设学科接受验收时,获得2个优秀、1个良好的优异成绩。

  20118月,刘元被调回中南林科大任副校长,分管人事处和期刊社,并联系材料科学与工程学院。

  人事工作是大家公认的一块难啃的硬骨头。当时,学校刚由5个单位合并而成,人员结构复杂,积压问题多,人事工作亟待改革。为全方位了解情况,他坐着轮椅,用两个月的时间对全校所有院系进行了集中调研,当面听取一线教师的意见。在此基础上,他带领同事创新思路,制定出台了相关制度措施,有效解决了教职工反映强烈的待遇低职称晋升困难子女家属就业困难等热点问题。

  随着涉及教职员工利益的问题一个接一个被解决,刘元获得的点赞也一个接一个。可在”“硬骨头期间,由于工作操劳,他两次因消化道出血住进了医院。但即使在病床上,他仍坚持修改调研报告、指导学生论文、批阅文件……

  面对治学:搞科研就好像盖高楼,容不得半点差错    

  国家科技进步奖、国家教学成果奖、湖南省技术发明奖……近年来,尽管身体瘫痪,但刘元拖着残疾羸弱的身躯,始终坚持在教学、科研第一线,取得了不俗的成绩。

  但令他最自豪的,是为国家培养了一批优秀的学生。看着自己带的几十位硕士、博士生迅速成长成才,他体验到了为人师表的喜悦,也感受到了生命的价值所在。

  而对于他的学生而言,不仅掌握了许多知识和技能,更重要的是从导师身上,体会到了治学应有的严谨执著。

他的博士生胡云楚,第一次申请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课题时,正值刘元车祸后刚出院。而每次看望导师,他们聊得最多的不是伤情,而是科研工作和学位论文的进展。

  我之所以课题申报成功,是导师超过10次的反复修改和不断完善的结果。胡云楚感慨地说。

耐得住寂寞,力戒浮躁。这是刘元对学生们的要求。

  一位学生的毕业论文被刘元多次要求修改,便有点不耐烦:其他同学的论文还没有我这样的水平呢。”“只要你是我的学生,就不能马虎。向来和颜悦色的刘元发火了。之后,那个学生在学术上再也不敢马虎。

  对学生的学业严格要求,对自己的研究,刘元更是非常严谨。他曾形象地比喻:搞科研就好像盖高楼,容不得半点差错。如果图纸上一个标点符号、一个数字出错,造成的后果可能是整栋大楼都得推倒重建,否则迟早会要垮塌。

  有一次,他想写一篇论文。炉灶已经搭起了,但后来发现学生提供的数据有一些问题,以致个别论点站不住脚。他果断停笔,放弃了这篇论文。

  他的学生在领衔一项课题时,身为导师的刘元经常参与指导,与相关团队成员进行研究讨论。最终,这项课题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并在实际运用中获得成功。可在课题挂名时,他坚决不留自己的名字:年轻人还在成长中,应该把阳光和雨露多留给他们。

  宽严皆是爱。他的学生曾这样评价他,老师是以自己的坚强品格和人格魅力来感染和影响我们。

至今,仍有许多学生为他惋惜:如果当时老师不坚持去实地调查,也就不会遭遇车祸了。

  当年,他为完成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课题,从湖南赶往广西东门林场补采桉树试材,结果在途中遭遇车祸。而当时,他完全可以留在学校,等着学生把样本取回,照样可以完成科研任务。

  但他坚持自己的选择:科学讲究严谨。作为一名学科带头人,带头到一线调查研究是理所当然的。